首页 > 历史人文 > 正文
  •     民俗风情
  •     民间传说
  •     珏山游记
  •     道教文化
  •     名人佳作
  •     道教皈依
  •     新建
    • 观月当是珏山明

    • 作者:摘自《全球黄页》    来源:摘自《全球黄页》    时间:2012-07-06

            晋城市与长治市分别行政建制10余年之后,不久前晋城市城区又被改名为“泽州县”。坦言之,“泽州”二字古色古香,顺耳。
      说起泽州,让人不由想到古时当地八景中曾有所谓“双峰捧月”或称“珏山吐月”之一景。据说此景在晋豫交界一带声名卓著,曾经倾倒过历史上的许多名人雅士。泽州有珏山,还有青莲寺和丹水、玉皇庙、碗子城等等。笔者未到珏山之前,总以为它和其它名胜之间相距甚远,或者只是一隅丸小地。作为远来游人,人地两生,途中劳顿,最忌讳遇到如此景况。
      真是百闻难寻一见,想象何如亲看。实地去走一遭,无论从哪一个角度去审视,这泽州珏山硬是要比原先估计的情景好出许多。最突出和最深刻的印象有三个。其中第一就是交通方便。比如正在全线施工的“晋焦”高速公路(晋城市至河南焦作)即从珏山金顶东侧山下通过。二是环境容量大。整个景区东到天池岭,西至五龙宫,北达砰石山,南越翠屏峰,可造景与可游览的面积总计约在25平方公里以上。第三是景区景观结构丰富而独特。这里不但历史遗存的人文景观格外密集,而且山环水绕,峰峦起伏交错,自然景致也堪称壮美别致。明初永乐年间以后,当时举国供奉崇仰真武大帝,一时间真武庙遍布于九州域内。笔者仅在山西省内,尤其是在晋东南见到的真武庙更为密集。这次上泽州珏山,方知珏山之上主祀之神竟然也是真武祖宗。说实话,论其规模与形势,在此之前见到的其它真武山大多是无法与这座珏山相比的。即使是晋西北方山县境内的北武当山恐怕在许多方面也难和珏山论长短。比如说在其建筑的布局及样式设计上,北武当山就绝难与珏山媲美。难怪历史上有很多有眼光的人就都把泽州珏山尊称为“小武当”。
      当地随行的同志一路走一路问,问我感觉怎么样。我回答说比原来想象的要好得多。说再讲行具体点,我随口说起码有四个没想到。
      第一个没想到--是没想到那条古老而又久久著名于世的丹水竟然像一条巨蟒一样,它从东北而来,几乎环绕了珏山的整个北麓与西麓。宽而深的河谷中至今仍有潺潺清流且泻淌不止。我说若在珏山西部河谷中筑一滚水石坝,这里显然就能形成一个硕长而宽敞的湖面,蓄后再流,则又能多出一个至少宽约20余米的人造瀑布来。随行者言,此事已有考虑。
      第二个没想到--是没想到那一座始创于北齐天保年间而今已被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青莲寺竟然与珏山近到只有一水之隔。青莲寺属净土宗,寺中的佛教文化及佛教艺术遗产历来已多有文字介绍,于此不赘。使我感到惊讶的是寺中的无影塔、子母柏与“掷笔台”上的款月亭这三样稀世事物。据说这无影塔一年中总有一天,无论日光如何强烈,也不管太阳处于天间什么方位,这25米高大的砖塔却都不会留下一分半点的影子来。那子母柏也煞是奇异,两柏紧密相依,之间宽不过尺,其高则相等,均约在23米以上。不同的是母柏腰围2.9米,而且早已枯死,而子柏径围却只有0.6米,但长得枝叶繁茂。目睹子柏缠绕母柏颈项的亲昵情状,树且如此,何况人哉!有今人名王宝库者,曾在树下仍感而发,口占一绝。是曰:“子柏抱母紧相攀,相依为命共署寒。长思青莲多情柏,羞熬人间不肖男。”果然,好诗。
      再说那“掷笔台”上的款月亭。“掷笔台”本北齐高僧惠远在青莲寺注完《涅磐经》后升化前的掷笔之处。此台正与丹水对岸的珏山双峰隔河而对。每年中秋之夜,那轮圆满明亮的洁月据说总是由珏山的双峰之间款款升腾而起。而又据说这一绝妙景致也只有在“掷笔台”上看来最妙。年来岁去,于是“掷笔台”上自然也就建起了那座款月亭。依情景的卓绝而论,真正的“珏山吐月”与“双峰捧月”,事实上也只有这款月亭上看去绝好。
      第三个没想到--是没想到《水浒全传》第九十三回“李逵梦闹天池岭”故事里李逵梦中的那个“天池岭”竟然就在泽州珏山。《水浒全传》中的原文说:李逵梦中“行到山前,只见山凹里走出一个人来,头戴折角头巾,身穿淡黄道袍,迎上前来笑道:‘将军要闲步时,转过此山,是有得意处。’李逵道:‘大哥,这个山名叫作甚么?’那秀士道:“此山唤作天池岭,将军闲玩回来,仍到此处相会。’”显然,身穿淡黄道袍的秀士无疑是一道士;道士讲转过此山有一得意处,这得意处想必定是珏山了; 那珏山道士嘱咐李逵闲玩后再到天池岭相会,为舒适要再到天池岭相会?想必这天池岭也必然不是一个非凡之地。施耐庵与罗贯中在《水浒全传》中给我们留下了一个哑谜。值得深思的是,不管哑谜不哑谜,直到现在,在珏山金顶东侧的天池岭上,至今仍然保留着一处可以容纳千人以上吃住的石城山寨。当地人世代相传此山寨曾是古时农民起义时的聚兵屯粮处。这不能不让我们注意到,在古泽州的许多偏僻山地里,到现在一直都还传说着许多有关梁山后代在此安家落户的民间故事。天池岭上的故事难道都可以把它们简单地视为天稽之谈或仅仅是小说家笔下的寻常梦境么?
      第四个没想到--是没想到在珏山南天门处也遇到了一处龟形石山。这一座“龟山”不但形似神似,而且观其所爬伏的位置,正是丹水南岸山坡。再看此“龟”鼓努力爬行之状,恰又似一只逃出流水后的斗败之龟。考察时,我望着此“龟”凝思,忽又想起了方山县北武当山水火峰上的那一对“龟蛇”石。此时随行的珏山导游似乎看破我的心思,赶紧告诉我珏山主峰东南还有一处“蛇山”。而我南望许久,终于还是未有看到山形之“蛇”。我想,何必再寻蛇山呢,那盘绕珏山曲折而去的丹水,不就正是一条活灵活现的“水蛇”吗?
      珏山不如湖北武当之大,但也不属土地小神所领偏僻弹丸之县。明清以来,山中构筑起的宫观庙宇举目皆见,例如南天门、一天门、二天门、三天门,东、西、南各顶又都各有金碧辉煌的黄瓦红墙,仅我一路近四个小时之所见,光是明以后遗存的碑碣石刻即有近百身之多,而我登过的山间石阶也该不少于千余级吧。
            我写文章,家中小学还未毕业的小女常爱览阅评说一二。这次,她翻看了辞典,煞有介事地告诉我说:“爸爸,‘珏山’的‘珏’字,它的意思是两块玉。”可不是么,珏山当然就是一块玉,而且是一块明如皓月般的玉呢。

    
    关于珏山  |   互动专区  |   网上调查  |   周边景区  |   人才招聘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山西泽州珏山旅游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设计制作:山西百建网络  晋ICP备13004619